浙江农信

网站首页 > 媒体关注 > 坚守信念 不辱使命
坚守信念 不辱使命

编者按:省农信联社党委书记王小龙在北京参加银行业例行新闻发布会期间接受了《金融时报》记者关于助推供给侧改革补齐农村金融短板为主题的专访,本报现将专访内容进行转载。

 

112《金融时报》报道 记者 张宏斌

自国务院印发《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试点方案》(国发〔200315号)以来,农信社改革已经经历了13个年头。截至2015年末,全国农信社总资产达26万亿元,超过中国工商银行,全国有21个省(区、市)农信社存款占有率居当地首位,15个省(区、市)农信社贷款占有率居当地首位,对地方经济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在各省联社之中,浙江省农信联社一直位居前列,截至2016年末,浙江农信总资产2.09万亿元,各项存款余额1.64万亿元,各项贷款余额1.10万亿元,不良贷款率1.98%,全年实现利润259亿元。与省内同业比,2015年存款、贷款分别占全省银行业的1/61/7,净利润占全省银行业的1/381家行社中有63家在当地存款市场份额第一,有55家在当地贷款市场份额第一,不良贷款率低于全省0.35个百分点。

2012-2016年,浙江省农信系统在全省银行业利润大幅下降的背景下逆势而上,得益于其恪守“姓农、姓小、姓土”的核心定位,得益于其坚持管方向、管风险、管队伍、强服务的“三管一服务”的理念,得益于其专注做好普惠金融、倾力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执着探索。日前,记者采访了浙江省农信联社党委书记王小龙,王小龙以其独特的视角,简洁而清晰地表达了作为浙江农信掌门人的他,对于金融业发展的期许,对于农村金融未来发展的愿景与隐忧。 

记者:当前经济领域的核心是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改革的核心是围绕“结构”这个关键词。浙江省的经济形态有其自身特色,结构性问题较为突出,作为浙江省最大的金融供给主体,浙江农信在这方面的思路与策略是什么?    

王小龙: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落实到浙江农信的核心思路就是“拉高标杆、补齐短板”。其中,“补齐短板”是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领。一直以来,金融是整个经济相对的短板,特别是农村金融更是短板中的短板。 

从整个金融行业来看,一方面,是天量的金融资产;另一方面,却是诸多的金融服务“空白点”。尤其是小微企业金融短板是最需要关注的,历史上,很多浙商创业初期的信贷资金都是由我们农信社发放的,服务本地的小微企业,是我们浙江农信的责任和使命。我们是扎根当地的小法人金融机构,在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方面有着天然的优势。服务小微企业,同时也为我们农信带来了很好的发展机遇。 

补齐农村金融的短板是浙江农信的本分。做农村金融的难点在于农村产权不清晰,缺乏抵押物,再加上农业生产的周期性特点等因素。我们不遗余力地推动信用村建设,为农村信用体系建设打下了良好基础;在全国首创“三权”抵押贷款,创新了金融服务模式;加大科技投入力度,以技术创新推动了农村金融服务效能提升。 

正是因为我们坚持“做小,做散”,全省81家行社在经营理念上达成共识,在运作经验上充分共享,在经济下行压力下,浙江农信既规避了风险,又做到了资产、存贷款、利润不降反升。 

记者:近两年,实体经济不景气,整个经济下行,增速放缓,信贷资金存在着在系统内空转的问题。浙江农信在支持实体经济转型方面有什么样的重要举措,收效如何?

王小龙:浙江农信对实体经济的支持是自然形成的。在我们的信贷结构里,绝大部分都是围绕实体经济展开的。我们坚持“三做三不做”(做小不做大、做实不做虚、做土不做洋),坚持做好“小银行”。基于当前“双创”的需要,小企业缺乏信用,大银行很难服务小企业,而服务这些小企业正是我们的优势。一个国家的经济需要“巨无霸”类型的企业,更需要大量的小微企业。同样,金融体系需要有大银行,更需要有很多的小银行,小银行发展好了,一定会有利于实体经济的发展。 

大银行与小银行的定位具有明显的差异,小银行健康发展,会有利于实体经济。很多发达国家的实践已经证明这一点,小银行不一定要追求绝对的利润最大化,反而更要强调金融服务的重要性。目前,在我国金融市场自律和他律都不足的情况下,一味地市场化,一味地追求短期利益,就可能适得其反。当大银行从县域撤出的时候,我们小银行就是坚守的时候。我们就是因为坚持这样的信念,整个资产质量反而稳步提升,规模也越做越大。 

记者:浙江是中国电商发展最集中的地区,近两年来,电商下乡,拓展基于互联网的金融服务渠道,尤其是大打农村金融这张牌,这对于浙江农信来说是否有较大的压力?浙江农信又是如何应对这种挑战的?

王小龙:我们面临的压力和挑战的确是很大的。其一是息差的不断缩小,其二就是来自互联网金融的挑战。互联网固然会影响社会的生产及生活方式,这种趋势是很明显的,但就金融领域来说,我认为,也不需要过于担心。首先,我们有扎实的基础,包括线下的网点,丰富的客户以及雄厚的资金实力。其次,我们在科技方面不断创新,而且以务实的精神做技术创新,不追求技术的绝对领先,而是围绕业务应用需求争做二线名牌。最后,我们在强化基础优势的前提下,技术上紧跟先进的主体,适时优化我们的业务结构,就一定能够立于不败之地。浙江农信的科技水平和能力在全国农信系统是领先的,每年的投入也在不断加大,只要机会来了,我们会很快上轨道。目前,浙江农信有4200个物理网点遍布城乡,3万个金融服务点深入村居,网银客户594万户,手机银行客户625万户,电子银行替代率达到78%,这一切与科技的能力是密不可分的。

记者:针对农信社股改上市问题一直存在着不同的声音,这也包括省联社改革的问题。浙江农信所辖81家行社没有出现“一窝蜂式”的改制上市,浙江省农信联社对于省联社改革的思路是什么?农信机构的自我治理结构应该是什么样的? 

王小龙:在农信社改制问题上,我认为,应该是因地制宜地确定方向。任何改革都需要按照市场规律办事,但并不是一味地强调市场化,这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十八届三中全会给出了明确的方向,市场配置起决定性作用,同时政府应更好地发挥作用。 

目前,有一种观点认为,充分市场化才是好的,而市场化的标志就是股份制,最好走上市的道路。我认为这是有失偏颇的,实践证明,并不是所有企业都适合上市。对于农村金融来说,上市这条路,存在着较大的风险。一旦上市,农商行是极易被资本控制的,资本控制后,农商行与其他商业银行还有什么区别吗?又如何保证服务地方经济、服务小微企业、服务“三农”的初心不变? 这些问题需要明确的回答。小法人机构应该专注做好本地的业务,而且,还要在具有一定情怀的前提下服务好本地的客户,过度追求利润最大化,追求融入资本市场的溢价,这些都可能导致金融服务的短板越来越严重。 

此外,有些农信机构急于走跨区域经营的道路,但跨区域经营存在较大的风险,水土不服是必然的,效益可能是递减的。县域经济是整个国家经济的基础,农信机构应该把县域作为发展的基地,成为县域最重要的金融组织。浙江农信会按照省政府的要求,履行好自身的职能,服务地方经济,按照市场规律办事,致力于成为地方经济发展的助推器。 

记者:近两年来,普惠金融已经成为国家金融战略的一部分,浙江农信在这方面是如何推动并落实的? 

王小龙:浙江农信一向不把普惠金融当作概念,而是把普惠金融当作可以且必须落实的工作来抓。2013年,我们制定了一个“三年行动计划”,去年,国务院发布了普惠金融五年的规划纲要,我们同样制定了普惠金融的五年提升工程。我们的目标是消灭行政村的金融服务空白点,每个行政村都会有我们的物理网点。 

其实,做普惠金融就是在“补短板”。我们追求的是“小而美”,截至201611月末,浙江农信发放30万元以下小额信用贷款达126万户,余额超过1174亿元。未来,我们在普惠金融的落实上,将更注重“向内看”,就是对于浙江省内做得好的行社,要将其树立为样板。各行社比学赶超,着力做好小微金融、消费金融、社区银行。浙江农信很多机构已经引入了国外先进的小贷技术,并且结合本地特点做了很多优化。普惠金融的潜力很大,浙江农信要研究并推动符合浙江实际情况普惠金融策略,建立自身的普惠金融指标体系,做到既有示范,又有指标考量。 

此外,浙江农信不仅要做好农村的普惠金融,还要做好城市的普惠金融。要围绕打造新型社区为突破口,在一些地区做城市的普惠金融试点,重构城市社区,通过信用体系建设,推动“五位一体”社会管理体制的建设。

Copyright &1996-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2003222号   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版权所有